<xs_正文标题> - 水果老虎机遥控器
2016-12-09 跨尘文学网 > 文章 > 爱情文章 >

爱在左,情在右

参考消息网11月2日报道 境外媒体称,美国总统大选进入倒数阶段,但对恶毒选战感到疲乏的大多数美国人来说,投票日还来得不够快。  据台湾“中央社”11月1日报道,加州洛杉矶地区心理学家布伦表示:“选举期间民众一向很焦虑,但我从未见过这般极端的焦虑。”  法新社报道,根据哈瑞斯民意调查代表美国精神医学会近期所做的民调,这场近年来最龙争虎斗的选战之一,让超过半数的美国人大感焦虑。  布伦说,“这是场非常负面的选战,候选人互相指控撒谎,说选举舞弊,让人有一种无力感,一种‘一切都完了,朋友’的感觉”。“我听到很多‘我要搬到加拿大’的说法。”  美国西部亚利桑那州的心理学家卜莱特说,自2001年的9·11恐袭和金融危机以来,他没见过这种程度的焦虑。“我昨天才看了一名女患者,说她晚上有失眠困扰。”“还有一名患者很不得体地开玩笑说,死了的好处就是再也不用看政治广告了。”  不同于奥巴马竞选时喊出的“是的,我们可以”口号,2016年总统候选人聚焦“恐惧因素”,推升选民的不安。  卜莱特说:“民众担心他们的金融安全,担心国家安全,担心恐怖攻击。有种害怕别人的感觉。”

参考消息网11月2日报道 境外媒体称,美国总统大选进入倒数阶段,但对恶毒选战感到疲乏的大多数美国人来说,投票日还来得不够快。  据台湾“中央社”11月1日报道,加州洛杉矶地区心理学家布伦表示:“选举期间民众一向很焦虑,但我从未见过这般极端的焦虑。”  法新社报道,根据哈瑞斯民意调查代表美国精神医学会近期所做的民调,这场近年来最龙争虎斗的选战之一,让超过半数的美国人大感焦虑。  布伦说,“这是场非常负面的选战,候选人互相指控撒谎,说选举舞弊,让人有一种无力感,一种‘一切都完了,朋友’的感觉”。“我听到很多‘我要搬到加拿大’的说法。”  美国西部亚利桑那州的心理学家卜莱特说,自2001年的9·11恐袭和金融危机以来,他没见过这种程度的焦虑。“我昨天才看了一名女患者,说她晚上有失眠困扰。”“还有一名患者很不得体地开玩笑说,死了的好处就是再也不用看政治广告了。”  不同于奥巴马竞选时喊出的“是的,我们可以”口号,2016年总统候选人聚焦“恐惧因素”,推升选民的不安。  卜莱特说:“民众担心他们的金融安全,担心国家安全,担心恐怖攻击。有种害怕别人的感觉。”

外媒:美国总统大选太负面 选民焦虑如9-11恐袭

外媒:美国总统大选太负面 选民焦虑如9-11恐袭

参考消息网11月2日报道 境外媒体称,美国总统大选进入倒数阶段,但对恶毒选战感到疲乏的大多数美国人来说,投票日还来得不够快。  据台湾“中央社”11月1日报道,加州洛杉矶地区心理学家布伦表示:“选举期间民众一向很焦虑,但我从未见过这般极端的焦虑。”  法新社报道,根据哈瑞斯民意调查代表美国精神医学会近期所做的民调,这场近年来最龙争虎斗的选战之一,让超过半数的美国人大感焦虑。  布伦说,“这是场非常负面的选战,候选人互相指控撒谎,说选举舞弊,让人有一种无力感,一种‘一切都完了,朋友’的感觉”。“我听到很多‘我要搬到加拿大’的说法。”  美国西部亚利桑那州的心理学家卜莱特说,自2001年的9·11恐袭和金融危机以来,他没见过这种程度的焦虑。“我昨天才看了一名女患者,说她晚上有失眠困扰。”“还有一名患者很不得体地开玩笑说,死了的好处就是再也不用看政治广告了。”  不同于奥巴马竞选时喊出的“是的,我们可以”口号,2016年总统候选人聚焦“恐惧因素”,推升选民的不安。  卜莱特说:“民众担心他们的金融安全,担心国家安全,担心恐怖攻击。有种害怕别人的感觉。”

参考消息网11月2日报道 境外媒体称,美国总统大选进入倒数阶段,但对恶毒选战感到疲乏的大多数美国人来说,投票日还来得不够快。  据台湾“中央社”11月1日报道,加州洛杉矶地区心理学家布伦表示:“选举期间民众一向很焦虑,但我从未见过这般极端的焦虑。”  法新社报道,根据哈瑞斯民意调查代表美国精神医学会近期所做的民调,这场近年来最龙争虎斗的选战之一,让超过半数的美国人大感焦虑。  布伦说,“这是场非常负面的选战,候选人互相指控撒谎,说选举舞弊,让人有一种无力感,一种‘一切都完了,朋友’的感觉”。“我听到很多‘我要搬到加拿大’的说法。”  美国西部亚利桑那州的心理学家卜莱特说,自2001年的9·11恐袭和金融危机以来,他没见过这种程度的焦虑。“我昨天才看了一名女患者,说她晚上有失眠困扰。”“还有一名患者很不得体地开玩笑说,死了的好处就是再也不用看政治广告了。”  不同于奥巴马竞选时喊出的“是的,我们可以”口号,2016年总统候选人聚焦“恐惧因素”,推升选民的不安。  卜莱特说:“民众担心他们的金融安全,担心国家安全,担心恐怖攻击。有种害怕别人的感觉。”

参考消息网11月2日报道 境外媒体称,美国总统大选进入倒数阶段,但对恶毒选战感到疲乏的大多数美国人来说,投票日还来得不够快。  据台湾“中央社”11月1日报道,加州洛杉矶地区心理学家布伦表示:“选举期间民众一向很焦虑,但我从未见过这般极端的焦虑。”  法新社报道,根据哈瑞斯民意调查代表美国精神医学会近期所做的民调,这场近年来最龙争虎斗的选战之一,让超过半数的美国人大感焦虑。  布伦说,“这是场非常负面的选战,候选人互相指控撒谎,说选举舞弊,让人有一种无力感,一种‘一切都完了,朋友’的感觉”。“我听到很多‘我要搬到加拿大’的说法。”  美国西部亚利桑那州的心理学家卜莱特说,自2001年的9·11恐袭和金融危机以来,他没见过这种程度的焦虑。“我昨天才看了一名女患者,说她晚上有失眠困扰。”“还有一名患者很不得体地开玩笑说,死了的好处就是再也不用看政治广告了。”  不同于奥巴马竞选时喊出的“是的,我们可以”口号,2016年总统候选人聚焦“恐惧因素”,推升选民的不安。  卜莱特说:“民众担心他们的金融安全,担心国家安全,担心恐怖攻击。有种害怕别人的感觉。”

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

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